拉马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拉马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到中国建研发中心

发布时间:2021-01-21 14:47:18 阅读: 来源:拉马厂家

到中国建研发中心

浮现中的“研发人口红利”与消失中的“劳动人口红利”在赛跑  美国楼氏电子正在计划将一部分产能转移到菲律宾,同时增加在中国的研发投入。   近些年来中国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已经在大幅侵蚀制造业行业的利润。以纺织行业为代表的许多劳动力密集型行业,正在离开中国,往东南亚等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进行转移。  劳动年龄人口在中国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以2010年为最高,自2011年开始,这个比重开始缓慢下降。经济学家们普遍预计,中长期看,中国的劳动人口红利正逐渐趋于消失。  对中国经济来说,应对这种大变局的不二法门,无疑正是研发带动产业升级。由于中国的科研人员工资仍然非常低廉,许多企业正在抓住这个机会,一个“研发人口红利”正在浮现。发达国家一些企业近年来正在陆续将研发环节转移到中国,许多中国本土企业对科研也越来越重视。  浮现中的“研发人口红利”与消失中的“劳动人口红利”在赛跑,这个赛跑将勾勒出中国经济未来的运行轨迹。  科研成本优势  美国楼氏(KNOWLES)电子苏州工厂,在助听器生产线,数百名工作人员正在借助显微镜进行精密的声学器件制造,有菲律宾工人正在这里学习,准备将这些生产技术带回菲律宾的工厂。  楼氏电子是世界声学设备巨头,该行业是一个技术密集与劳动力密集同时并存的行业。楼氏电子早在1996年就进入中国,在苏州开设了第一家工厂。该公司中国区董事总经理、副总裁陆文杰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该公司正在进行内部结构调整,劳动力密集型的助听器生产线将转移至菲律宾,而中国区并不会裁员,一条先进的陶瓷电容器生产线将从英国转移过来,目前的中国工人将在培训后从事技术含量更高的工作。陆文杰表示,他们正在加大对中国的投资,在苏州相城区,一个规模巨大的新工厂已经在动工建设。而楼氏电子的一部分研发工作去年已经落子苏州。  “中国的工程师有成本优势,对公司来说性价比更高。”楼氏电子苏州有限公司研发部高级经理蒯军说,“美国一个工程师的工资水平,抵这边至少四个以上,但从工作技能上看两边的团队整体差距已经不大。我们这边30岁左右、硕士毕业三四年的,是研发工作的主力军。美国的主要优势在四五十岁的一代,他们非常资深,但‘80后’、‘90后’这一代,我感觉中国员工不输给他们。”  苏州海光芯创公司是一家自主创新研发高速光子集成芯片的企业,其产品为3G、4G通信领域的核心零部件之一。其创始人胡朝阳博士告诉本报记者,光电通信行业有很多华人精英,有很多已经回国创业,没回来的也在准备回来。  生物制药行业的研发转移则更加显著。赛业生物科技公司技术副总裁欧阳应斌此前告诉本报记者,蓝田 ( Bruce Lahn) 教授2013年年内将关闭他在芝加哥大学的实验室,逐步全身心转移到他们在中国开设的赛业生物公司。  “中国的人力成本很低,所以像药明康德这样的企业,只有在中国才能搞人海战术,”楚凯药业公司负责人刘胜军说,“美国的同类企业迅速萎缩,2006年之前在美国学有机化学毕业很好找工作,现在很难,工作岗位都转移到中国、印度了。”  刘胜军说,开业第一年曾获得一个10万美元的订单,核算一下,需要8万美元成本。8万美元在美国只能雇一个人,在中国可以雇5个,成果显然不同。因此,许多美国1年时间才能完成的产品,在这里1个月便能完成,工作人员愿意不辞辛苦加班加点,而美国的工作环境比较安逸,极少有人会加班。  在医药领域,近些年来罗氏、阿斯利康、礼来、诺华、强生、GSK和辉瑞都陆续大手笔投入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甚至位于中国的研发中心已独立成为跨国企业辐射全球的研究基地。  日本电子行业也将研发部门转移到海外,希望开发适应市场需求的商品和进一步降低成本,中国成为重要选择地之一,还因为中国技术人员人工费低,仅为日本的1/5~1/4,在当地设计并从当地企业采购零部件,可有效降低成本。   中国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此前表示,优势巨大的市场潜力、丰富的人才资源、稳定的社会环境等因素,是外资企业来华设立研发中心最为看重的。   梅新育说:“中国在人力资源和基础设施配套产业方面拥有优势,2010年中国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制造业大国,目前中国每年毕业的理工科毕业生人数世界最多,中国的人力资源成本比西方国家低很多。”   政策助推  中国的科技研发体系尽管在实践中存在很多问题,但在理论认识层面,从上到下却早有一致共识。  此次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提及,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建立健全鼓励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体制机制,健全技术创新市场导向机制,发挥市场对技术研发方向、路线选择、要素价格、各类创新要素配置的导向作用。”  国务院发布的《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中提出,到2020年,全社会研究开发投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要提高到2.5%以上,力争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60%以上,对外技术依存度降低到30%以下,本国人发明专利年度授权量和国际科学论文被引用数均进入世界前5位。  而各地政府在微观实践中,早已普遍出台各种科技研发扶持措施,同时展开了对科研人才和科研型企业家的激烈争夺。  刘胜军对本报记者说,在美国,政府给医药研发服务外包企业的支持是资助10万美元的免息贷款,在中国,只要考核通过,往往便能得到直接现金支持、两年免房租、税收优惠、介绍风险投资等一系列服务,力度远远超过美国。所以,医药研发行业来中国创业的人越来越多。  苏州人事局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介绍,截至2012年底,通过该局主办的以引进科技型创业人才为目的的“苏州国际精英创业周”活动落户的项目有844个,注册资本67亿元,引进、培养国家“千人计划”人才39人、“江苏省高层次创新创业人才”32人、“姑苏创新创业领军人才”89人。  近几年来,为鼓励科技企业创新,上海市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涉及人才、财税、土地等各个领域,覆盖面从初创企业一直到小有成绩的小巨人企业。从今年起,上海市科技创业中心推出一项名为“创新政策服务惠万企”的活动,通过联合区县科委、园区、孵化器等各类创新创业服务机构,将政策直接送进科技园区、送进科技企业, 以便于他们知晓、区分、选择。  西安高新区则将探索科技和金融结合发展作为核心工作之一,创新出多种工作模式,如设立“科技信贷风险补偿资金”以引导科技信贷业务创新等。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