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马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拉马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爱新觉罗启迪神奇之旅带回来神奇爱人[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35:47 阅读: 来源:拉马厂家

div>

2012年12月的一天,爱新觉罗·启笛拿出一幅硕大的荷塘水墨画,细致地挂在了客厅的墙上。丈夫魏得可饶有趣味地看着这一切,忍不住对她翘起了大拇指:“启笛,咱们的新家经你一设计,既有欧式的风情,又充满了中国的写意,你真是太了不起了!”说罢此话,魏得可的眼里流溢着对妻子的欣赏,还有绵绵不尽的爱意。

启笛是满清皇族后裔,名符其实的“皇族格格”。不过,由于启笛缔结了一段跨国婚姻,她不得不跟随着丈夫魏得可在全世界搬家,每一次搬迁,两人都带着大大小小的行囊。如今,每件行囊上都贴着花花绿绿、来自世界各地的标签,那是两人矢志不渝的爱情见证……

牵手“格格”,行囊羞涩去远行

1996年,启笛与刘欢演唱的《亚洲雄风》英文版风靡世界,同时,她还演唱了亚洲冬季运动会的主题歌《亚细亚走向辉煌》,并为多部热播电影剧演唱了主题曲。事业虽然进入高峰,但家庭观念很重的启笛,心里更加憧憬未来的爱情。

一天下午,启笛在北京后海的一家酒吧里喝茶,并与几个同事商量着下一步的演出事宜。这时,一位长着褐色头发,蓝色眼睛的外国青年凑了过来,手里拿着酒杯,“企图”与启笛聊天,他还主动介绍自己来自英国,名叫“安德鲁”,还有一个中文名字“魏得可”。启笛不满地白了对方一眼,心想,这个人怎么这么烦人呐,没看见自己有事吗?

但那个外国青年毫不介意,反而笑嘻嘻地递给启笛一张名片,启笛接过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的竟然是“长安俱乐部总经理”。这一下启笛更不满意了,“长安俱乐部总经理”她是有所耳闻的,该俱乐部是著名的商务性国际私人会所,仅入会费就要近万美元,是当时中国顶级的会员制俱乐部。然而,这个“魏得可”完全就是一副青涩留学生的面孔,怎么拿了这样的一张名片来哄自己!担心遇到了骗子,她连忙借故离开了。

巧合的是,第二天晚上,两人再次于这所酒吧相遇,这次的魏得可“机灵”了许多,他通过店主的介绍,与启笛正式认识,启笛得知魏得可所言不虚。而魏得可也惊讶地得知,这位美丽的女歌星竟然是努尔哈赤的第十三代嫡孙女!

那天晚上,两个人边喝边聊,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午夜12点。因为第二天还要演出,启笛向魏得可告辞后回家休息。在她刚刚迈入家门时,魏得可的电话就打来了:“到家了吗?真想再和你喝一杯啊!”启笛一听,心里升起不快,她果决地回答道:“对不起,我得休息了。”说完后立即关闭了电话。

启笛冷冷的口气,让魏得可这个英国绅士清醒了不少,他马上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了,这电话打得不合时宜又太过随意。不过,他反倒觉得启笛很有原则,不轻浮,是个难得的好女孩。

此后的一段日子,只要有机会与启笛在酒吧相遇,他的目光就忍不住随着启笛而转动,这个女孩的纯真、坦诚、透明和直爽,总让魏得可感觉沐浴在温暖的阳光里,心里是那么舒服和轻松……

有一段时间,启笛因为演出太忙没来酒吧,魏得可的相思开始疯涨,而这种相思更让他认定启笛就是他想牵手一生的人。他一天发十多条短信给启笛,他在短信里坦陈:“从遇到你的那一刻起,我便感觉阳光照进了心里,那是我一直想追求的世界!”深情的表白让启笛忍不住心旌荡漾。

可是,当启笛将感情的事情告诉妈妈时,妈妈一听就急了:“我不同意你们恋爱。”启笛历数魏得可的种种优点,说他如何如何优秀,可妈妈却不为所动,她语重心长地对启笛说:“孩子,你们的文化背景不同,成长经历也不一样,将来在一起不会和谐。要是你今后过得不好,妈妈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启笛将妈妈的意见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魏得可,魏得可疑惑不解:“恋爱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和你的妈妈有什么关系?”启笛却轻轻地摇了摇头:“在中国,一个男人与女孩谈恋爱,他不仅仅是在和女孩一个人谈,而是在与女孩一家人谈,与她的所有社会关系谈。”魏得可激动地拉着启笛的手:“你是我女朋友,你要帮我渡过难关。”

在启笛的要求下,启笛的父母邀请魏得可来家里吃饭,可气的是,那天的魏得可竟足足地迟到了一个小时。进门之后,魏得可的第一件事就是向两位老人道歉:“真是不好意思,我工作上太忙,实在是走不开。”没想到,魏得可的举动反而让启笛的妈妈赞不绝口:“如今能找到对工作极其负责的年轻人,太不容易了,这孩子好!”看到魏得可“歪打正着”,启笛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1997年底,因为工作的需要,魏得可需要到泰国曼谷去工作。魏得可大胆地对启笛说:“你干脆跟我走吧。”两人认识才一年多,就要跟着他到异国他乡,启笛拿不定主意了,看出她十分犹豫,魏得可便找到启笛的父母,想先做通他们的工作。魏得可诚挚地说道:“我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很重,我会努力对她好,不让她受一点儿委屈的!”妈妈问他:“这些我知道,不过,她要是在国外生活不习惯怎么办?”魏得可歪着头想了一想说:“要是不习惯,我再把她送回来!”看到魏得可这么实在可爱,妈妈扑哧一笑,点头同意了……

去曼谷的头一天,两人连夜收拾着行囊,由于只是一些普通的生活用具,两人只收拾了四个小箱子,只有100斤左右,面对有些“羞涩”的行囊,启笛对魏得可说:“这些东西到曼谷生活,能够用吗?”魏得可却说:“没有关系,白手起家的生活,过得会更有情趣!”

天涯俪影,行囊“缩水”爱在递增

来到曼谷后的第一天,魏得可便领着她来到著名的“翡翠街”,一家家珠宝店,看得启笛不忍挪步。魏得可说:“我真不懂你们女人为什么都喜欢这些石头,这些东西太贵了。”可是到了宾馆后,魏得可却拿出了一枚精美的翡翠戒指送给她,启笛惊喜地流下了眼泪:“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一款,原来你刚才是在骗我!”魏得可笑了:“启笛,这可是订婚戒指哦!”启笛擂了他一拳:“小气鬼,想占便宜,我可是皇族的‘格格’,哪能随便就成为魏太太!”魏得可幽默地说道:“英国是斯诺克运动的发源地,英国人最擅长打僵持球,总有一天你会嫁给我的!”就这样,在魏得可的“软磨硬泡”之下,两人很快订婚了。

不过,还没有从这种喜悦中抽离出来,启笛很快发现,自己在曼谷的生活出了问题:由于语言不通,她连瓶酱油也买不回来。次数多了后,启笛终于发现了原因,原来,她的标准英语发音在当地并不适用,她需要象唱歌一样降下两调,才能说一口“泰式英语”,这样当地人就能听懂了。

因为在曼谷没有工作,启笛需要不时向魏得可要钱,而魏得可多年单身惯了,并不习惯给她钱,两人为此产生了不少矛盾。有一天,两人再起争执后,气得启笛将魏得可的钱包翻出来,狠狠地摔在地上,并大声对魏得可说:“从明天开始我饿着,找到工作后,我再吃饭!”

启笛的激烈反应让魏得可怔住了,他想了一下,与启笛商量说:“咱们这样吧,每月我的工资拿出一半来,专门作为生活费,你可以进行自由支配!”启笛这才转嗔为笑。

经过大半年的“适应期”后,两人才感觉情况有些好转。就在这时,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却呼啸而至。当时曼谷遭遇了亚洲金融危机,物价飞速上涨了百分之四十。魏得可将工作辞去了,重新找了一份工作,可是新工作也没有能干多久,面对这场危机,魏得可心情抑郁。启笛对他说:“你郁闷什么呀!没工作咱找工作,不行的话我回北京唱歌,一样可以生活。”听启笛这样一说,魏得可的脸上才重新出现笑容。

可是随着情况越来越糟,两人下定了继续“流浪”的决心,当时,家里一些价格不菲的家具不能要了。东西全部卖光后,两人只剩下了50斤左右的行李,让魏得可不免再次灰心丧气,启笛安慰他道:“中国不是有句老话叫‘精兵简政’吗?我们轻装上阵,相信前途会更好!”

离开曼谷后,两人来到了流浪的“第二站”新加坡,并在那里正式办理了结婚手续,结婚那天,启笛对魏得可开起了玩笑:“我可是皇族出身的‘格格’,放在过去,八台大轿来迎娶都不成,就这么简单地让你这个‘外国农民’捡了个大便宜!”

原来,根据英国的传统,通过姓氏可以大致判断一个人祖先来历。譬如姓‘smith’,祖上都是手工艺者,延伸开来,金匠叫‘gold—smith’,铁匠叫‘black—smith’。 姓“hut’的祖上是做帽子的。而魏得可姓“wheat”,英文的意思是“麦子”,祖上自然是种田出身。听到启笛在揶揄自己,魏得可咧着嘴笑了。

2003年,魏得可的几个菲律宾朋友邀请他过去创业,于是,夫妻俩又流浪到了“马尼拉”,到达菲律宾机场,两人发现每人的行李只有不到30斤。魏得可自我解嘲着说道:“我们离开北京时的行李有100公斤,到新加坡有50斤,可现在行李就剩下这么点,咱俩怎么越过越‘缩水’啊!”启笛说:“不用那么多,只要有你对我的爱就够了!”

神奇之旅,行囊多重爱有多重

2007年,两人回到英国居住,在那里,两人收获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杰思敏”,启笛还为其起了一个有趣的中文乳名“豆包”。可是在抚养孩子的问题上,中西文化再次出现了碰撞。从医院里回来后,魏得可便把女儿放在儿童房里,让她在自己的屋子里睡。启笛问他:“要是孩子不舒服了怎么办?”魏得可回答道:“没有关系,我在她的屋角放了一个监听器,晚上孩子哭闹时,父母可以听到。”

在孩子吃饭的问题上,启笛与魏得可也发生了重大的分歧。启笛认为,孩子应该一直喂饭,直到她自己能吃为止。而魏得可看来,孩子应该从小就自己吃饭,即使他弄得一塌糊涂也得独立完成。

开始时,启笛对丈夫的“行径”有着很深的误解,直到一件事情的发生,她才对丈夫的看法有了改变。

有一次,启笛看见魏得可对着很旧很破的一双鞋唠叨半天后,才把它郑重其事地放进了垃圾筒里。启笛好奇上前问个究竟,这才知道,这双鞋从伦敦就一直陪伴他,上学期间他穿过,在酒店实习期间也穿过,实习期间的钱不够了,晚餐魏得可常常吃的是面包片包着烤黄豆,后来因为比较远,交通费又特别贵,魏得可索性每天跑步前进,这就是当时的那双鞋。魏得可的行径让启笛有些忍俊不禁,但也引起了她的深深反思……

生下“豆包”后不久,启笛带着孩子又跟随魏得可来到了香港,周围除了粤语就是英文,启笛意识到,如果自己不同孩子说中文,那么孩子就永远也不会说了。启笛开始强制性地让孩子说中文,并规定,和自己交流时,只能用中文。开始时孩子并不适应,开口就是英文,但启笛摆手示意自己听不懂,气得“豆包”说:“你怎么就不懂英文呢,你跟爸爸不是说英文吗?”启笛说:“你说得对,我只能听懂爸爸说的英文!”

在香港居住期间,有一次,“豆包”突然得了轮状病毒,不但发烧,而且不停地上吐下泄。由于轮状病毒的传染性很强,第二天,家里的保姆也被传染上了。看到这些人上吐下泻,魏得可说:“爸爸还得上班呢,可别把我给传染上。”说着,他夹着包“逃跑”了,可是怕什么来什么,当天半夜时分,魏得可有气无力地回到家,对启笛说:“给我点药啊,我也开始了。”以前魏得可最反对孩子吃药了,这一次启笛毫不相让:“你不是说吃药不好吗,成天要孩子独立坚强,学会和困难斗争,这次你也斗争给我看看……”

那几天,启笛成天侍候着一家人,忙得不可开交。奇怪的是,在这样一个氛围里,启笛居然没有受到传染。后来康复后,魏得可有些嫉妒地对启笛说:“看来你是一个好人,这是上帝在照顾你,你的身上,被他笼罩着一层光环呢!”

多年的夫妻生活,让启笛与魏得可水乳交融,两人解决矛盾的方法越来越有情趣。有时,碰到一些磕磕拌拌的事情,魏得可常常问妻子:“启笛,中国有句俗话叫‘母老虎’,这是什么意思?”每当这时,启笛心里的怒气都被魏得可的方式吹散。有一次,两人去拉斯维加斯,在游乐园里看到一只白老虎。游玩回来,启笛的妈妈问魏得可:“你们在美国玩得怎么样?”魏得可特别认真地用中文回答道:“妈,美国有白老虎,我有黄老虎!”逗得妈妈哈哈大笑。

2012年8月8日,两人重新回到北京定居。那一段时间,除了每天为新居装潢忙碌外,启笛总是带上孩子,到母亲家吃地道的北京饺子。因为在启笛看来,尽管走遍了五大洲的几十个国家,领略到了各种不同的欧亚文化,也享受了世界各地的各色美食,可是最美的美食,还是母亲亲手包的饺子!

此外,只要有闲暇的时间,启笛便全家一起,再找上几个朋友,到北海的公园里划船。有一次,魏得可不解地问她:“划船这件事太普通了,难道我们不能从事更有趣的事情吗?”启笛说:“划船虽然普通,可在我看来,湖中白塔的掠影,颐和园万寿山的夏景,都是我挥之不去的记忆,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北京才是我真正的家……”

12月的一天,两人开始整理香港带回来的,装满了40尺加高集装箱内的行李。启笛惊讶地发现,绕着地球兜兜转转了一大圈后,自己竟然又回到了原地,而这次带回来的东西,足足有62立方米!魏得可对启笛说:“你不是说,咱俩搬一次家,行囊就‘缩水’一次吗?这次怎么不灵验了?”启笛一脸幸福地回答:“那是在咱俩的‘磨合期’,现在不一样了,咱俩的婚姻已经进入佳境,行囊有多重,爱就有多重!”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