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马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拉马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知性刘孜的少女心花痴过李宗盛从不看脸只爱才华《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4:39:07 阅读: 来源:拉马厂家

作为娱乐圈最懂设计的女演员,刘孜的形象有些与众不同。她是曾经非常高产的电视荧屏女主角,28岁结婚,29岁回校读研,31岁创业,34岁生子,36岁复出,一部《等风来》里干练知性女主编的形象让她成功征服大银幕观众。这一路,刘孜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紧紧当当又收放自如,人前的光芒万丈与人后的席不暇暖在她身上最终化为了从容与优雅。“到什么时候做什么样的事”是这位把家庭与事业兼顾得有声有色的女人的信条,她身体力行地为我们演示了聪明的女人是如何度过自己最美好的年岁的。

借着她联合夏雨、关晓彤、邱泽等联合主演的最新电影作品——爱情喜剧《浪漫天降》即将公映之际,我们采访到了这位低调有品的娱乐圈最会设计的女演员,一起聊聊情趣、少女心、电影、设计,一起探讨如何过好这一生。

对浪漫的定义不是送花、世纪婚礼,是默契,是你的一个眼神我就懂

记者:你演的是一部浪漫爱情喜剧,你自己对浪漫的定义是什么?

刘孜:我对浪漫的定义肯定不是送花,世纪婚礼这种,我觉得浪漫就是彼此的默契,默契就是你一个眼神我就懂了,这是最浪漫的事情,你看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表达什么,这是最浪漫的,这多难得啊!而送花什么的多容易啊!

记者:电影里夏雨饰演的男主角是一位暖壕,就是暖男土豪,有钱又关心人,会帮自己心上人做饭拖地,这种人会是让你心动的类型吗?

刘孜:对于暖壕我不会去预设立场,我要是喜欢他,他就对我有吸引力,还是化学作用在前,他的表现在后,我要是不喜欢他,他天天帮我拖地也没用。

记者:那Nemo(刘孜儿子)爸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刘孜:我跟Nemo爸对世界的认知和对生活的认知一致,这个对我更重要,要谈得来,交朋友也一样。这一点非常重要,激情退去后,你俩发现你们之间更多的热乎劲儿属于你俩谈得来,这就挺好的。两个人的精神需求如果能趋于一致的话会更长久一些吧。我们俩有很多相似的兴趣爱好,我更看重这一点。可能别的人会觉得无所谓,只要满足一些其它的物质需求就可以了,但是对我而言我前面说的这些更重要。我追求的是这个,而且相对还得到了想要的一个结果,我觉得还是挺幸福的。

欣赏学院派导演,时刻观察生活存入自己的表演素材库

记者:现在接戏的方向是什么?为什么会接这部《浪漫天降》?

刘孜:接这个戏最大原因是导演,完全因为个人崇拜,我很早的时候就看过宁导参与创作的一部影片《末代皇帝》,我当时就在想能在一个贝托鲁奇这样的大导演身边学电影,这是多么辉煌璀璨的人生啊!这就是真的学院派,从学院里出来的就应该拍这样的戏。但是导演后来没有走这样的路,她身上有很多反差的部分,她后来的作品从更多不同的角度去看人世间的百态。很多群众演员演的那个《民警故事》,我特别喜欢,非常非常喜欢,包括后来她拍的很多戏,我一直觉得她是一个有自己非常强烈的个人风格以及个人魅力的导演。

《浪漫天降》是宁瀛导演的转型之作,所有演员都很真诚地塑造自己的角色,同时这种正能量的喜剧能帮助观众解压,我也真诚地推荐给大家。

记者:以前演过空姐的角色吗?这一次演空姐有没有做一些特别的准备?

刘孜:没有演过。我有做一些调查研究,因为住在机场附近,服务区那边住了很多空姐,有段时间我都有去接触她们,跟她们聊天吃饭,聊她们的工作,她们遇到有情绪的乘客怎么去处理。挺不容易的,空姐要隐忍的东西要比我想象的多得多。我一直觉得,所有人的人生都不是表面看上去的样子,都会有内在压力,可能会是外在表现出来的双倍压力或者更多,每个人都会有。

其实每演一个角色的时候我会更多地去思考生活里有没有这样的人,因为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性格比较急脾气,有的可能比较严厉。以前读大学的时候我就有对老师做过分类,这个老师是这样的,那个老师是那样的,这些对人物观察的经验我会用到角色塑造上去。

记者:白晶晶这个角色很强势,跟你本人的性格像吗?表演的时候你会怎么处理跟自己不一样的角色类型?

刘孜:不像,我处理问题的方式跟这个教官不太一样,当然每个人都不一样吧,我是只属于我自己,表演的时候就更多地进入角色,理解为什么她会这样,为什么会那样,找到我相信她的地方。

在现场的时候,我也有在想导演让我演的这个教官角色严厉到都有点神经质了,我说这样对吗,导演就说你就想想我吧,我在片场什么样,我一下就豁然开朗。导演在现场的状态是紧绷的,非常严格,演员都会有压力;但导演这种状态特别好,特别有助于我来塑造白晶晶这个角色,给我提供了很多的养分。

记者:导演对角色的理解跟你不一致的时候你会怎么处理?

刘孜:每一部作品都是属于导演个人的,角色肯定会有导演个人印记在里面,演员都是来加分的,我完全服从导演对我的要求,白晶晶严苛到近乎有点神经质,这是导演对这个角色的预设,我就会去想生活中这种人的特质,我能否把她真实地还原。

其实关于这部影片我记忆最深的是导演这个人,脑海里最鲜明的还是导演那张脸,我没见过这种导演,她太与众不同了。我演的白晶晶对待空姐学员很凶,但现场有一个更凶的,就是导演!大家的注意点不在我身上,都会觉得我演的还挺正常的。生活中和片场上,导演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在生活里见面聊天你会觉得导演温柔婉约很知性,但在片场,导演就是白晶晶的升级版,要求非常非常高,能从她身上得到很多养分,你能充分感受到人与人如此不同,而电影与电影也如此不同,永远不要去预设这部电影会怎样,它发生的事情肯定是假设不来的。

跟强势的人气场不合,生活里从来不起范儿

记者:电影里白晶晶是对工作执着的强势工作狂,你认可她的这种比较麻辣女王范儿的价值观吗?

刘孜:我不评价,我觉得没有办法去简单地评价这类人的好与坏,这是她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现实生活中就有这样一类人,不这样做她就会失去安全感,这是她们获取安全感的一种方式。我一直认为任何一个强势的女人内心都会有很柔弱的一面,现在的女性跟旧式女性不太一样,她可能需要用这种工作来麻痹自己,或者获得自信,或者武装自己,就是她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现实生活中我也见到过这种人。

记者:你私下也是银幕上这种强势御姐型人格吗?有这种类型的朋友吗?

刘孜:生活里自己其实不是这样的人,也没有碰到过那种像银幕上那种特别强势型的人,生活里也没有出现过,还是我的生活经历有限吧,可能那种人跟我的气场也不是特搭,也没法做成朋友,其实挺想接触和认识这样的人的,可能会在活动中见到这样的,但是可能一想不是一挂的,就弹出去了。但是,她们那种劲儿对我来说是挺好的,因为我需要很多人物的素材嘛,她们都会在我的这个素材库里面。我在塑造这样的角色时,我就会想我在出席活动或者一些场合时,一些人的样子,我会把一些人的形象放到脑海里,这对我非常有帮助。

我会一直观察生活,把演戏跟生活结合起来。我在生活里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人,我生活里从来不起范儿。我会需要跟Nemo一起接地气儿,去感受真实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我跟他一起去逛菜市场,去买新鲜的食材,去了解饭要怎么做才能好吃,让他知道生活是什么样的,带他去看不一样的世界,展示不一样的世相。

记者:宁瀛导演表示她看了你在《等风来》里的女魔头主编而特意选定你来演白晶晶,大家现在似乎都比较接受你这种银幕形象的设定,自己喜欢这种设定吗?

刘孜:演员都挺有病的嘛,演员肯定不愿意自己被设定,演员跟观众想的肯定不在一个点上,演员想的肯定都是我要突破我要突破,观众想的是你就别傻了,你就这样挺好的。这我都懂,当然了,我还是一个演员,所以我总是很犯傻地想突破。希望吧!现在演的这部戏也是这种性格,但是后面还好有反差。反正我想什么事儿都不能心急,一点一点来吧。

从不考虑颜值,少女心一直有,花痴过李宗盛,欣赏认真生活的人

记者:电影里白晶晶跟台湾帅哥邱泽饰演的机长是不是有暧昧关系?

刘孜:我觉得她跟机长没有关系,机长是属于90后的,白晶晶的价值观和爱情观不太会为这样的机长去尖叫吧。时代不同,审美完全不一样,机长这个角色一定是颜值放在第一位的,导演以及剧本设计这么一个人物就是为了跟魔鬼训练班的90后学员有一个呼应,是她们这个群体会迷恋的一个形象。

记者:你会在意颜值这个东西吗?跟邱泽这种典型台湾偶像剧美男合作会不会脸红心跳?有没有什么趣事?

刘孜:我从来没有考虑过颜值,可能大家的经历不一样,当然本身喜好也有不一样,我们那时候也有人看重颜值,但是我脑海里从来没有出现过我要与这样的人(高颜值的人)有一些浪漫的故事,没有,从来没有。

在片场,大家都是非常专业的演员,在一起很融洽地去讨论剧本,私底下也是很好的朋友。不会一拍戏大家各演各的,一说停就找个角落自己呆着没有更多的交流了,大家在一起剧组的气氛还是很融洽的。

邱泽好玩的事儿我就记得导演特别较劲他说普通话,老说他的普通话有台湾腔,但这事儿很难改,导演就是一直在较真,我当时就对他感到深深的同情,人家就是台湾人啊!哈哈!邱泽就特痛苦,他是一演戏就有两个包袱的人,一个就是所有看着他的那些为他尖叫的粉丝给他的偶像包袱,还有一个就是台词包袱。我就说,邱泽多不容易啊!当然,他也是大家看到的那样,他非常的彬彬有礼。

记者:那你比较欣赏什么样男性?曾经有过花痴偶像剧美男子的经历吗?

刘孜:也有过花痴的经历,但不是花痴美男子。跟那时候很多人一样,我们比较喜欢李宗盛啊,老狼啊。就是他有一样东西能深深触动到你,能唱到你心里去。我觉得才华最重要,比较欣赏活得比较认真的那种人。但是,(即使喜欢)也不会像现在很多人那样买票专门一路跟着他,他到哪我到哪,还会跟其他粉丝对骂这种。我们那时候都还比较含蓄,喜欢就喜欢他的歌或者他演的戏,喜欢他歌火了,或者演活了这样,就到此为止了。

记者:现在已经为人父母了,会不会还有一点点私藏的少女心?

刘孜:少女心是一定要有的,这是要贯穿生命始终的,你要是没有少女心的话,你的人生就黯淡无光了,你的内心深处一定留有一处柔软,这一定有,每个人内心都会有。

也曾迷惑,最终找到了坚定的自己;如果什么都想要,我就没那么快乐

记者:白晶晶是非常出色的麻辣女教官,而你个人也很出色,在演戏、设计、瑜伽、写专栏等各种跨界领域都做得非常好,有没有一些经验可以分享?

刘孜:很多都是性格使然,因人而异,有的人可能很清晰,上大学的时候可能就已经为自己的人生的规划了,但是跌跌撞撞一路走来后,他可能才反应过来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什么才能让他找到他自己。我自己的话,我只能说我也迷惑过,但我非常庆幸的是我知道找到自己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很努力地在做这件事情。后来我发现,哦,我终于知道了我是谁,是怎么回事儿,然后我的人生就开始做减法,去做我想做的事情,而不去考虑其他。如果我什么都想要的话,我觉得我没那么快乐。

记者:可以分享一下你曾经的困惑的经历吗?

刘孜:以前我一直在拍戏,拍了很多年的戏,而且是很高产地拍,但是其实我根本不懂演戏,当然我也会写人物小传,去思考这个角色是怎么回事儿,但其实我是一个很慢热的人,那些工作根本就没有让我点燃对演戏的热情,没有点燃我,我觉得它就是一个工作,仅此而已,它没有让我激动或者兴奋。

记者:你是怎么处理这种局面的?

刘孜:我真的停下来,回学校去读研究生,然后因为我自己本身很喜欢设计,于是代理了一个设计品牌,见到了形形色色不同的人,跟片场是不一样的,跟剧本里塑造的角色是不一样的。我觉得那段生活把我打开了,我经历了很多可能演员没办法经历的那些辛苦,一个人去经营一个公司,很辛苦的,我自己去做这些事情,知道了外面形形色色的人是什么样的,然后我会去观察。

记者:这种改变给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刘孜:这件事让我去思考未来我到底要成为什么样的我,我是拍戏呢,还是经营这个家具店,后来我在经营的过程中发现自己其实不擅长做生意,我很不习惯去做一些生意人会觉得习以为常的事情,我自己也没有赚钱,最后店开到四家以后我就抽身了,什么也没有带,也没用挣一分钱,我就走了,我把东西都交给了我的搭档,我就给自己定了一条路,我还是喜欢演戏。这个时候我才觉得,原来一直在我身边的东西我刚刚开始去珍惜它,其实一直在我身边,但我可能看都不看它一眼,但我现在知道它对我的意义,已经不一样了。

记者:感觉人生豁然开朗了?

刘孜:对,这就是我走的路,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找准了这条路之后我再接戏,我的心态也完全不一样,不可能再有任何事情能影响到我,我也不会说因为谁红了什么戏红了,而我就觉得自己还没有这样的一个作品,我觉得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其中的过程我都要去承受。所以,我现在的这个状态,我接戏的质量,都跟我以前拍戏是完全不一样的。包括我现在正在演的这个戏,我是因为这个角色她是让我激动的,而我觉得这个出发点特别好,它是因为我的初心没变。

很多事情,不会影响你,不会打败你,因为你很坚定地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而你想要做一个好的演员,你就得去为之努力吧!我没有想让自己成为一个成功的明星,因为我觉得那可能会牺牲很多我自己的家庭,事业和家庭的关系会平衡不了。但是我觉得作为一名好的演员,这还是一件会让我觉得很幸福的事情。

记者:现在表演会优先于家庭吗?还是家庭优先于表演?

刘孜:如果我遇到自己特别喜欢的剧本或角色,我先生会非常支持我,但是我没遇到自己喜欢的剧本,或者这样的剧本没有找到我的时候,我会很享受我的家庭生活。但是对于事业和家庭,我不能不受控,我还是必须能控制自己的生活,不能控制自己的生活会很可怕。

男性脱发是什么原因

埋线双眼皮术后多久可化妆

阴道松弛子宫有点下垂有什么办法修复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