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马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拉马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刘石孟山都的悲情英雄苍绿绢蒿

发布时间:2020-10-19 07:15:15 阅读: 来源:拉马厂家

刘石:孟山都的悲情英雄

刘石先生先后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分别获文学学士学位和法学硕士学位,并有多年海外留学经历。刘石曾任德国MVGAG公司中国区首席代表,负责该公司在华业务拓展。1993-2001年,就职于孟山都远东公司,历任商务经理、营运经理、政府及公共关系总监等职位。2001-2009年,刘石担任杜邦先锋良种国际有限公司中国区总裁。刘石先生担任先锋总裁期间,为中国玉米育种、农产品服务等领域的革新做出了卓越的贡献。2008年,先锋公司获得《环球企业家》“2008中国年度创新公司”20强等荣誉。2009年,先锋公司获得《商务周刊》“100快公司”之“快速变革10强企业”和“服务创新企业”两大奖项。

孟山都公司之所以能够有今天在产业界的影响力和的经营业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公司发展历史上两个人的胆略和战略抉择。

第一位深刻影响孟山都公司发展的是在1980年任职孟山都公司的总裁。在他的主持下,孟山都的管理层说服了董事会决定倾其所有投资刚刚在世界上刚刚出现的转基因生物技术,以便摆脱其在农化领域业务长期以来徘徊美国第三、世界老六的尴尬地位。公司聘请了时任加州大学生物学院的院长主持其生物技术部门的全面规划和建设,仅其生物技术中心的建设投资在当时就超过10亿美元。

在经历了16年的持续投资之后,孟山都公司的第一个转基因技术产品–抗草甘膦除草剂的大豆终于在美国上市了。然而,在孟山都的第一个转基因产品上市之后,公司面临新的巨大的难题,即如何回收由生物技术投资所产生了商业利益?因为孟山都公司没有种业,美国的所有种业公司对于孟山都这种不务正业的“左道旁门”的技术和产品嗤之以鼻,而且这些公司的人根本就不理解这一技术的商业价值和未来的潜力,根本就没有与孟山都公司合作推广这项不那么靠谱的技术的愿望。

在这犹豫彷徨时期,孟山都公司历史上的另一位重要人物鲍勃·夏皮罗登上了历史舞台(RobertBShapiro)。他是一位犹太裔美国人,苍白、瘦弱,带着深度近视眼镜。他非常有智慧,但并不十分健谈,甚至还有一点点口吃,他的思想和行为方式总是很特立独行。他原任美国一间小型医药公司希尔公司(G.D.Searle)的总裁。1985年西尔公司被孟山都公司收购后成为孟山都公司的副总裁。他从1995年至2000年间出任孟山都公司总裁。

1995年夏天,我去美国公司总部参加一个小范围的全球青年经理人培训。当时的孟山都公司的总裁是理查德·马霍尼(RichardMahoney)。在培训过程中马霍尼亲临培训班讲话并回答问题,以展示其对培训的重视和亲民形象。在回答问题环节,我提出了关于总部控制和区域自主权如何平衡的问题,问题提得比较敏感和尖锐。马霍尼总裁用他镜片后的眼光盯了我一阵之后面无表情地礼貌性地回复了问题,但是明显表现出了不悦。第二天,公司内部信息网突然宣布马霍尼退休,由夏皮罗接任公司总裁–在当时,CEO还不是世界上时髦的称呼。一同参加培训的各国的经理们纷纷开玩笑,说马霍尼是因为无法回答我提出的问题而“引咎辞职”的。

夏皮罗能够接任公司总裁出乎所有人意料,因为他根本不是孟山都体制内的人选,他根本就是外来户,而且他还主持过据说是美国历史上最不成功的医药研发的十个案例之一。

夏皮罗是律师出身,但是工作中却表现出了极大的人情味和特立独行。他任职公司总裁之后,带头在公司穿彩色衬衫,不打领带;周五穿着彩色体恤衫和牛仔裤上班,在保守著称的美国中西部,这在当时不啻为巨大了离经叛道。不仅如此,他把自己和所有副总裁的办公室搬出了装修七星级的“总裁楼”,在旁边的一个普通办公楼上办公。他说要把最好的设施留给公司的年轻人–“总裁楼”后来成为公司的培训中心。他没有单独的办公室,在开放的环境中办公。他把电脑放在一个高脚桌上,凡是需要阅读和回复邮件他就站在那里工作,他说这样才能够保证他回复的只是最重要的邮件,并提供最简短和明确的意见。

我的时任老板精心准备了幻灯片去给夏皮罗汇报工作,他说我们不用幻灯片,就像拉家常一样谈谈,让我的老板一时摸不到头脑。他自己开着一辆白色日本丰田的越野车,没有专职司机,在当时也很前卫。

在他的主持下,孟山都公司制定并开始了生物技术的商业扩张和大规模的种业公司并购活动,开始了通过广泛的技术授权协议和技术使用费的商业模式,开始了在农业生物技术和种业领域内强势扩张的急行军。

但是进入1999年,生物技术商业化遇到了欧洲和日本消费者的抵制,孟山都公司的过度借债和扩张没有能够得到预期中的回报,孟山都资产负债率高达70%,资金周转面临巨大压力,华尔街也给予孟山都公司信用评级降级的预警。

不得已,孟山都公司与美国的医药公司Upjohn合并,希望借助该公司的资金实力帮助自己渡过眼前的难关。但是消费者的抵制摇摇无期,Upjohn的资金也入不敷出。新组成的公司法玛西亚(Pharmacia)不久之后又被另一只“黄雀”-美国更大的医药公司辉瑞(Pfizer)公司收购。

被辉瑞公司收购的同时,孟山都公司原有的农药和生物技术业务由于不被看好,被辉瑞公司分拆出来重新上市,任由其在市场上自生自灭。

由于被认为在市场上采取了错误的过度扩张的战略,和低估了欧洲和日本等国家消费者对于转基因技术的抵制,使得公司经营负债累累、步履维艰,夏皮罗先生于2000年从孟山都公司黯然离职。

直至2004年,孟山都公司现任CEO休·格兰特–一位与英国著名电影明星同名并有着浓重口音的苏格兰人,在大环境逐渐转暖的情况下,才率领孟山都公司逐渐走出了困境,并走向了今天的辉煌。

但是在这些光环之后,更伟大的贡献者是为孟山都公司奠定技术发展战略的是1980年的总裁,和为孟山都奠定并购扩张和技术使用费的商业发展模式的夏皮罗先生–他们从来没有机会走进过光环。

北京治疗骨质增生好的医院

济宁任城新阳光男科医院医生怎么样

沈阳哪家皮肤科医院好

兰州治疗不孕医院预约

相关阅读